茶燃

耀苏、黑三角、露中金钱都可食用||我老婆@烦烦的扩音器.我亲爱的@颜临歌

[APH|米耀]阎夜 下

[全部目录.]


◆我终于完结一篇了,撒花
◆继续复健……找寻我遗失的文力(。
◆天使米X恶魔耀




戳中胸口的烟管将大天使长从回忆里唤回来,被烟雾缭绕着的魔族有着与他相同的六片羽翼,纯黑的色泽如同流动的墨。

胭脂红的双眸饱含清淡的笑意,微微笑起的样子恬静优雅的不像是一个恶魔。

 

是啊,他和魔族就没有一点相似。

阿尔弗雷德想。

如果第二天没有被半路杀出来的魔王给戳破,阿尔弗雷德可能现在都会还以为王耀是那个胆小又温柔的精灵族……

 

在休息一夜后第二日起程,王耀非常熟悉的领着他穿过了重重守卫的领地来到了地狱的入口,从这里用直直飞上去很快就能返回天国。

阿尔甚至连诉说下不舍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拥有紫红眼睛的大魔王给拦住了。

被天国传言说的又恐怖又残暴的大魔王笑起来的模样人畜无害,声音软糯的说什么都好像在和王耀撒娇,但轻蔑瞥向自己的眼神却包含着讽刺而又冷淡的笑。

 

阿尔被眼神激怒到正想攻击,魔王却冷冷的勾起嘴角,但语气还是那么温和,他说。

小耀,你还准备骗这个白痴天使到什么时候?

 

那瞬间阿尔弗雷德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天堂与地狱间的反差,他转过身看向王耀,对方也正好昂起头看着他。

 

熟悉的琥珀色一点一滴被暗红所吞没,王耀叹了口气,眼神越过他直直的看向不远处的伊万。

 

下一刻四周被火焰覆盖!

 

火焰燃烧的而起的火墙将他们团团围住,阴暗的地域刹那间就被冲天的火光照亮,甚至不逊于天国的阳光。王耀站在火焰中,乌墨般的黑发在风中飞舞,气势凛然而霸道。烈焰映着他白皙的侧脸染上了绯红,好看的不可思议。

 

阿尔弗雷德看呆了,但战斗素养令他马上调整回来。

他手里拿着圣剑,却没有攻击,他还在等对方的解释。

 

长长的烟斗不知道什么出现在纤长的手指间,王耀轻轻的勾勾嘴角,有点无奈的开口,却不是阿尔想要听的话。

他说,还不快走?

 

阿尔瞪大了眼睛。

脑子里混乱一片,但直觉告诉他,此时在魔界的地盘上一对二没能立刻解决的结果就是要一对一个军团了。阿尔弗雷德拿无数理由说服自己,来压过内心只是不想和王耀动手的强烈抗议。

 

一失足成千古恨。

在牵起那只手时,阿尔弗雷德从未想过自己初出茅庐的初恋会还没发芽就灭在了坑里。

事后检讨的时候他有很认真的思考过,为什么当时对于王耀说谎说到白日见鬼的行为他还能满心欢喜的信得无怨无悔。弗兰西斯安慰他,爱情能蒙蔽感官混乱你的判断。而亚瑟柯克兰则是冷笑一声打断胡子文艺到十分的说法,劈头盖脸一顿骂的核心意思就是色胆包天,胆子肥了。

 

阿尔弗雷德居然没有反驳。

他冷静的想了想,好像,也的确就是这么回事。

 

战争仍在延续,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在战场上重新看到王耀。

 

他站在魔王的左侧,漆黑的瞳孔里缀满了冷淡,却在视线滑向他时露出了一丝微笑。

 

日后他只要看到王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上去揍人。

 

而王耀也好像很满意自己的举动,总是摆脱了大部队来跟自己玩单挑。站在他身后的大魔王每次瞪他的眼神都冷的像是想把他直接冻死似得,却依然改变不了只要他一出现王耀一定奉陪的现状。

 

瞪什么瞪。

时间久了阿尔弗雷德居然有点得意,他就是喜欢跟我打。

只和我。

 

*

 

“小阿尔,你确定你要独自和王耀对上?”弗兰斯西这次和他凑了一队,没了亚瑟的管制,这个从小就对他脾气特好又百般纵然的长辈根本压不住他,“胜算太小,哥哥我不会允许的。”

 

“Hero很强了。”阿尔弗雷德义正言辞。

 

“……那你准备怎么取得胜利?”

 

“Hero可以埋伏他!”阿尔弗雷德挑起眉,他深吸口气,“正面突袭时王耀总是毫无破绽,只能换种方法了。”

 

换种办法就能行,确定不是想和小情人约会吗,埋伏战,要的就是隐蔽啊~鸢紫色的眸子静静的看了会眼前沉不住气的年轻天使又转开,他眯了眯眼,让步了。

“好吧。”弗兰斯西勾出一个看好戏的微笑,“祝你好运。”

 

王耀作为魔王的撒旦之一实力不用说,地位也是不一般的高,甚至有传闻他是因为跟随如此的魔王陛下而选择堕天的。关于这次堕天天国的历史书里提及的很少,问亚瑟更是问不出一句有用的话,弗兰斯西比起跟他说这古老的故事更喜欢和天国的美丽女天使厮混。

两人都默契的不说从前,仿佛完全不存在。

 

阿尔弗雷德没见过那时还是天使的王耀,更别说那段流传至今有鼻子有眼好像是真事的痴情追随故事。他只想快点拥有更强大的力量,率领天使军团,管王耀是不是和他的魔王陛下相爱上百数千年,先把人打败了独自锁起来再说。不服输的动力激励着年轻的天使飞速的成长,从一开始王耀拿着烟斗单手和他打都不超过五分钟,到现在如果时间允许他甚至能和对方干上三天三夜!

抛弃了所有娱乐和休息的时间,阿尔弗雷德在最快速成长的阶段满脑子都是黑发恶魔红着眼睛懒懒嘲笑他的样子。

 

伏击的很顺利。

王耀的确没料到他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他面前,那惊讶的表情不像是假装。

 

“你居然会用战术?”王耀瞪大了眼睛,这令他看起来没了平时的慵懒,“阿尔弗雷德,原来你不是单细胞生物啊。”

“……”Hero到底喜欢上的是一个什么鬼家伙!

阿尔弗雷德抽抽嘴角,手上的圣剑没留情的往对方身上刺去。

 

王耀勾起嘴角,杀意和笑意一同弥漫上琥珀色的眼睛,长烟斗消失不见,炙热的火焰在锋利的剑端上艳丽的燃起,漂亮的就像他那深红的眼睛。

 

阿尔弗雷德很警惕的应战,对面的老家伙看着年轻花样百出,稍不留神就会上当。

 

我要是和亚蒂一样会水属性的魔法就好了,蓝色的眼睛牢牢的锁定着不远处的恶魔,嚣张成这幅德行也的确很想让人直接泼盆水过去。

 

金属撞击的响利声预示着新轮交锋开始!

 

火光中刀光剑影,利器在交战中不断的朝着对方的致命处毫不留情的发出攻势。

 

不知道什么原因,阿尔弗雷德总觉得王耀今天有点反常,没了一贯凌锐的咄咄逼人,反倒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受伤了?

他不记得之前有重伤到过他。

 

突然远处魔王震荡的魔力一瞬间平息下去,阿尔弗雷德看到王耀立刻顿住了动作,对方下意识的往伊万所在的地方看去,从而露出了一个致命的破绽。

但这也只是顷刻间!

火焰迅速缠上了圣剑,王耀转身看向他,头一回阿尔从宝石红的眼底里看出了懊恼的情绪。

 

贴的太近,阿尔弗雷德手一抖不由自主的偏开致命位置,王耀也想反击,两人纠缠在一块居然失了重心!

 

嘴唇撞在一起时是疼的,阿尔弗雷德泪眼汪汪的抱着恶魔由着对方摔在自己身上,薄薄的嘴唇被王耀的小尖牙磨出了血,甜蜜没觉得多少,除了疼就是疼。

 

“你白痴吗?”

 

王耀被他牢牢的在怀里控住了四肢,一个翻身就被他压在身下,乌发散了一地,衬着那双红色的眼睛,邪魅的到真有点诱惑的意思。

 

黑发恶魔用力挣扎却发现根本纹丝不动,阿尔弗雷德的怪力简直令力量著称的大恶魔都难以匹敌,更别说是以魔法为主的王耀。

 

“Hero赢了。”阿尔弗雷德嘴角噙着得意的笑,不管不顾的加重力道直到看到对方吃痛的表情,“乖乖认输吧。”

 

王耀愤怒的瞪着他,红色的眼眸如血般浓稠,浅色的嘴唇上沾了一点血,阿尔分不清这是谁的。

他尝试的回忆刚刚撞在一起时的触感,却发现什么都记不起来。但王耀却没把注意力放他身上,恶魔一直在注意着远处魔王陛下的情况,甚至懒得跟他多做纠缠。

阿尔危险的眯起眼,他俯下身,“你在担心那个大魔头吗?”

 

王耀冷冷看着他,“和你有什么关系。”

 

这实在太不爽了。

阿尔弗雷德又难免想起天国盛传的八卦消息,蓝眸深处有冷光划过。

 

和刚刚的意外不太一样,货真价实的接吻令王耀不免瞪大了眼睛。

被咬破的嘴唇被舌尖轻柔拨弄吮吸时有着轻微痛感,唇齿交融间他能清楚的尝到阿尔血的味道,阿尔弗雷德肆无忌惮的吻着他,认真而投入。

直到一粒雪轻柔飘落到金色的眼睫上时,王耀才想起要反抗这件事。

 

不属于王耀的魔力波动传来,阿尔连忙避开才躲过了差点把他脑袋砍下来的刀锋。伊万布拉金斯基冷着脸把他的撒旦从地上扶起,冰冷的视线扫过王耀红艳的嘴唇落到他身上时仿佛就再看一个死物。

 

“你在发什么呆!”低呵的冷声从上方传来,墨绿的眸子恼火的瞥他一眼,亚瑟柯克兰落到他的前方,警惕的望着前方的敌人。

 

王耀面无表情的擦了擦嘴唇,他扯了扯伊万的袍子,摇摇头示意他没事。

盛怒状态下的魔王抿起嘴唇,却没动。

 

神族与魔族的军团很快就会注意到他们的将领在此处,只要再过一会,一场大规模的杀戮又将会开始,而这导致的又会是新一轮的僵持……

 

只见突然凭空冒出的火焰瞬间吞噬着干草朝他们飞快烧过来,感受着热流的靠近,阿尔头疼的皱起眉跟着亚瑟一起撤离。他真不知道为什么王耀那么喜欢放火,是喜欢吃烤翅吗?

 

王耀和伊万的身影在视野里越来越小,慢慢的凑成了一个点,像是不会分开。

耳边又响起弗兰斯西给他说的往事……他们两个在天国时就一直在一起。

 

……

 

这样二人的对峙实在太多,在记忆里根本数都数不清。

 

阿尔弗雷德尝试着动了动被捆住的身体,开始庆幸自己经常被亚瑟给绑着扔一边闭门思过了。

 

“你还真自信啊,小殿下。”王耀勾起嘴角,带着那抹常见的嘲弄微笑,语气也冷了下来,“真可惜,我一点点都不喜欢你。”

 

“那谁行?布拉金斯基吗?”阿尔无畏的挑起眉,甚至有些挑衅,“几千年了他都没追到你,我才不信。”

 

“你从哪里听到传闻?”王耀好奇的眨眨眼,“弗兰斯西那家伙?”随即想到了什么似得笑了一下,“也只有他了。”璀璨的红瞳转了转,慢慢的消退回剔透的琥珀。王耀像是突然没了兴致的样子,收回了烟斗,伸手往年轻天使的脑门上重重一弹,听着身后嗷呜的吃痛一声,微不可查的勾了一下嘴角,“你就在这等着被恶魔分尸吧。”

 

蓝色的眼底闪过一丝委屈,王耀轻咳一声视而不见,他掏出烟斗在手上转了转,背对着缓缓离开。

 

突然剑锋卷起的冷意从身后袭来!

王耀难以置信的转过身,无法想象这个魔法白痴到底是怎么用可怕的蛮力挣脱捆绑的舒服的。

 

真的打起来的话,现在的阿尔弗雷德还真不是好解决的。

比起最初遇上的愣头青,现在的他难招架多了。

青年用着可怕的速度成长,王耀觉得当初经验喂太多也不是好事,现在打一架可真是累多了。

 

锋利的尖端对着咽喉,身后则是看不见底的悬崖,阿尔弗雷德扬起嘴角,蓝色的眼里带上了笑,“老人家就是不管用了,耀。”削铁如泥的利器散发着阵阵寒意贴着细腻的肌肤,“你又输了。”

 

“老实和我去把停战合约签了吧吧,第三狱马上就要被我们占领了。”阿尔弗雷德冷下声,“再打下去,你觉得你们还有胜算吗?”

 

“这是魔王该决定的事,而我只负责服从命令。”

 

“即使要死了?”剑端轻划过皮肤,拉扯出一道红痕,“也不想认输?”

 

下颚的锋利令王耀被迫直视对方,他感受着疼痛,倏然笑了一下,“小殿下,没人告诉过你,这样是死不了的吗?”

 

阿尔皱起眉。

 

王耀伸手握住刀锋,在阿尔困惑的目光中骤然使力,将刀尖往自己的方向用力刺去!眨眼间,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

 

他疯了吗?

阿尔弗雷德惊得连忙稳住剑锋,抬眼却见王耀向后坠下去。

 

再快的速度也无法弥补这段距离,在阿尔弗雷德根本来不及伸手拉住王耀。他只能看到对方脸上挂着轻笑,然后坠下迅速与背景的漆黑融为一体。

 

阿尔弗雷德僵在原处,慌乱不已中他正想立刻飞下去,忽然一股巨大的气流从底部涌上,刮的他睁不开眼睛!

 

漆黑的巨龙发出鸣叫震慑山谷,王耀轻巧的落在巨龙身上,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红色的眼睛轻轻朝他瞥了过来……而白皙的脖颈仅有之前留下来的淡淡伤痕。

 

阿尔弗雷德什么都明白了,他下意识的松口气却又有些恼火,被气流带起的风力令他差点没保持好重心。

 

“王耀!”阿尔弗雷德盯着龙背上的恶魔,“你又骗我!”

 

“是你太笨了。”王耀眯起眼笑笑,“所以总被我骗。”

 

阿尔弗雷德愣了愣,不说话了。

 

王耀笑眯眯的继续,“以后我做什么,小殿下,你都反过来理解吧~这样说不定能变聪明点。”

 

“包括你说不喜欢我?”

 

刹那间的反转,王耀甚至来不及反应。

也就这空隙的愣怔令阿尔弗雷德勾起一抹自信的笑,“Hero明白了~”

 

巨龙腾空而起刮起的风,令阿尔不得不闭上眼睛,紫眼睛的黑龙似乎并不满对方与自己主人的亲近,朝阿尔弗雷德猛喷一口火焰逼得他避开老长一段距离后,才长扬而去。

 

王耀抽了抽嘴角摸了摸龙角,感慨自家龙喜怒不定的毛病真是头疼外,又往阿尔的方向看去,但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

 

嘛,算了。

他无所谓的想。

反正,还来日方长。

 

---END---


评论 ( 34 )
热度 ( 428 )

© 茶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