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燃

耀苏、黑三角、露中金钱都可食用||我老婆@烦烦的扩音器.我亲爱的@颜临歌

[APH|米耀]阎夜 上


◆来复健了,丢了就跑,为中旬祈福(。)
◆金钱短篇,几章完结。
◆天使米X恶魔耀




魔界。

一个让所有生物容易产生可怕畏惧心理的地方。

阴冷渗骨的深渊,烧不尽的红莲业火以及所有阴暗负面的诡谲地带,邪恶的代名词。恶魔狡猾引诱人类臣服于欲望的世界,阴森、寒冷、可怖、罪恶……一切关于黑暗的描绘在这里得到最完美的诠释,被天国所唾弃鄙夷的世界,神的弃儿。

光明与黑暗的对立,神族与魔族的敌对,阴冷潮湿的地狱永远都是沐浴在阳光下的神族最为厌恶的一面。铺天盖地如同骷髅手指一般的树枝在地狱随处可见阻碍飞行,翻滚着阴暗色彩的火焰也带着一股阴嗖嗖的冷意。永不被阳光所眷顾的存在,却又可怕的令人退却。

可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会不会令人退却这有待考究,但恶魔的狡猾却是板上钉钉,叫人恨的咬牙切齿的事。

在不知不觉间撒下诱惑的种子,用温言软语引诱猎物,使之毫无察觉的陷入陷阱中……不该被怜悯的罪恶之源。

魔界对于大部分地位崇高的神族们来说并不陌生,更有甚者甚至对于地狱有着浓厚的探究兴趣。就连阿尔弗雷德最开始时也不例外,光与暗即使对立也是互相依存,而神族骨子里总是有些想要拯救邪恶生灵的本能,更别提是在一个从小就英雄主义爆棚的刚成年天使身上。

也正是因为好奇而隐隐带着些不该有的向往,才会被某个为老不尊又狡猾邪恶的恶魔戏弄了一番……饶是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几百年,阿尔弗雷德也没法使这段过往沉寂遗忘在回忆中。

而现在,那个被他认定的邪恶存在正靠着枯树,带着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他……黑色长发被高高扎起从而露出洁白纤长的颈项,子夜一般冰冷的黑眸闪过一道深红的暗芒,周身散发着不好亲近的气息却又被微扬的嘴角而打破。

黑暗中黑发恶魔缓缓的微笑起,他抖了抖烟杆,琥珀色的瞳孔在迷雾中看不清情绪。视线交汇的片刻,阿尔弗雷德只听对方轻笑一声,随意的语气里带着丝熟稔的调侃,“花了老大功夫引我出来就是为了看着发呆吗,小英雄?”浅色的瞳孔眯起,“啊,不对,现在得叫天使长大人了。”

即便用上了尊称也毫无敬畏的意思,在年轻的大天使长听起来中甚至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挑衅,可紧皱的眉头却因对方主动搭腔而有了一丝放松。
搭在圣剑上的手撤下,阿尔弗雷德心情突然好了那么一点,他上前两步将手搭在大恶魔身后的树干上,低下头勾勾嘴角,“很关注Hero嘛,消息收到的很快。”说着他也笑起来,带着少年人的张扬与得意,“怎么样?要不要投降啊?第三狱都被我打下来了,再这样下去很快就能打到你家门口啦~”

琥珀色的眼底闪过一道暗红,拿着长烟斗的大恶魔随着对方的逼近很干脆的将自己的身体重心完全依赖身后的树干。他挑了挑眉,视线掠过那道在魔界永远见不到的金发,慢慢下移对上天蓝色的双眼。年轻的天使长带着笑意,在战场上时的成熟和冷静全然不见,欠扁的话语里头倒是有孩子气的炫耀。

按照神族漫长的年纪来说,眼前位高权重的大天使长也的确只是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孩子……前提是忽略掉已经勾向他腰的手!

长烟斗毫不迟疑的敲上灿若阳光的金发,阿尔弗雷德吃痛的眯了眯眼,正想说话就被铺面的烟雾糊了一脸。

这个老烟鬼!

内心的腹诽还没完,眼前电光黑影一闪,他就感觉自己被捆了个结实。等发烫的眼睛又可以再度睁开时,场面已经变成他背靠着树,下巴不远处还抵着发烫的烟斗,王耀扬了扬下巴笑容可亲,可琥珀色的眼睛已经完全被红色吞没。

“不劳您大人费心我家的事了。”上扬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不悦,甚至掺杂着笑意,“倒是关心关心您怎么单枪匹马闯进来后……全身而退吧。”王耀抬手调戏似的勾了勾金发青年的下巴,“魔法永远不及格的天使长大人,神族的大英雄?”

讽刺的话语使微笑完全僵在嘴角,阿尔弗雷德有点不爽的看了看身上的由黑色光环绕紧绳索,这个他可见得多,并不算多高级的黑魔法。在天国时他也常被这样的东西锁住,只不过是白色的而已,顺带一提,他亲爱老哥的杰作。

重新找回场的王耀又恢复到原先那副悠闲表情,大恶魔转了转手上的烟斗,烟雾中呈现出酒红色的眼睛妖冶又冰凉。

长烟斗顺着下巴一寸一寸的缓缓下移,先是停留在了脖颈上,而后又点了点他的心脏,王耀又笑起来,表情无害,“你说我是割掉你的头送回天国好呢,或是挖出你的心脏看起来更恐怖一点?”

上扬的尾音代表着黑发恶魔此刻的好心情,就连瞳仁中的红都慢慢消失,他扬起脸笑道,“还是切成一块一块的让柯克兰回去帮你拼起来?自己选一个吧。”

柔和的五官微笑起来异常无辜无害,收起了黑色翅膀后一点都不像是被盛传魔族样子,唯有露出的小尖牙才能提醒眼前人的身份。

阿尔弗雷德抽了抽嘴角,看着眼前喜欢把别人不开心当自己开心的家伙拿着烟杆在自己身上点来点去的行为,一点也没法想象到当初自己是怎么眼瞎把对方当成被魔族拐到地狱的柔弱神族的。明明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当时的他却一头热的拉着对方的手,满心只是想当他的英雄。

眼前染上笑意的眼眉一扫平日里慵懒冷淡的作风,笑的好不愉快。阿尔弗雷德新鲜的多看几眼后才眨了眨眼,开口道,“你不会对我动手的。”

“理由?”

“因为……”金发的大天使长扬起下巴,蔚蓝眼眸中仿佛有着曼妙晨星,“你喜欢我啊。”

——TBC——

评论 ( 40 )
热度 ( 485 )

© 茶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