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燃

耀苏、黑三角、露中金钱都可食用||我老婆@烦烦的扩音器.我亲爱的@颜临歌

[APH|黑三角]利益往来 06

[全部目录.]


第六章


1945年七月。

宽大的办公桌上凌乱的洒满文件,一封临时文件被放在最上端——一旦具备条件,就立即使用原子弹对付敌人,下方赫然签署着他的名字。

但阿尔此刻的注意力却全然不放在文件上,他正举着电话等待着对方的接起。等待的时长被放大,阿尔此刻还没想到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是普通的问候还是直接传达上司的意思?

告诉王耀波茨坦宣言的事情?

所有开场白都想了一轮,在听到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时,阿尔才觉得自己这种行为蠢的可以。

他为什么要不安,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根本没有错。

 

就算在答应苏|联同意给中方试压同意外蒙古独立后没多久他就后悔了,连带他的上司也觉得这一决策是败笔,但本国利益面前又有什么是不能牺牲,更何况只是个落小贫穷,没有他人援助就要灭亡的国家。

但为什么,心底里就是有那么点点的歉疚,对于那个人。

 

不是作为国家。

只是作为阿尔弗雷德·琼斯本人。

 

“Wang,好久不见。”阿尔顿了顿,阻止思绪的蔓延,“你还好吗?”

这句平常的问候说出后阿尔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果其不然,电话那头淡淡道,“托你的福,还不错。”

 

不错,联系下实际情况,想都不用想阿尔也知道这是假话。可王耀能回答什么?除了说不错外,难道还能在电话那头跟他抱怨自己多惨多惨,或者跟自己大吵一架?

 

或许大吵一架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过这种令人心惊的平和。

 

这反而让阿尔说不出什么了,在外交上能言善辩的口才在此刻发挥不出任何余地,这让他想装傻般的哈哈两声都笑不出来。

下一刻,他脸上的表情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

 

那个人说,“耀,让我帮你把你所失去的夺回来。”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王耀的声音才慢悠悠的响起,“你有什么事情吗,琼斯先生?”

 

那道声音是谁的,阿尔不会认不出来。

但在听到这道声音出现在王耀身边时,他的意识还是有一瞬间的空白。

 

协议是他签下的,人是他卖的,是他眼睛一闭就把中|国的巨大利益卖给苏联,现在在东北作战的是苏|联红军,他们两个会在一起无可厚非,应该说,这就是他一手促成的。

 

但心里头就是有些不爽。

只能依靠其他国家的国度,只要谁向你伸出手都可以吗,谁把手递给你,你都会伸手握住吗。

 

“……没什么,只是听说你家局势有所好转,看来这笔交易对你来说很划算,听起来你和那只北极熊相处的很愉快。”

话语算不上温和,嘲讽的意味甚浓,几乎是脱口而出。

 

这该生气了吧,那么骄傲的性子,表面冷淡漠然的伪装会被撕碎,然后露出他最真实的样子。

看看吧,这就是现在的你,软弱可欺可怜到无力反抗。

 

可没想到王耀闻言连停顿的时间都没有,反而轻笑两声,温和的嗓音如同山间涓涓细流般,这样的反应让阿尔更是有些郁闷。

更加郁闷的是,他连自己为什么郁闷都搞不清楚。

 

“放心吧琼斯先生,我知道您的意思。您也用不着抽出您宝贵时间再来提醒我,外蒙古独立这件事我会同意的。”

 

声音平平淡淡,可阿尔却不由收紧手指。

 

“我已经不是从前的天|朝上国了,弱者该有的活法是什么,我比您清楚。”

 

“还有别的什么问题吗?”

 

阿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反而心堵的更厉害,谁没有弱势过,他也曾从孤立无援才发展到现在的局势。王耀每一句话都是真的,真实的可怕,真这样刨开自己的伪装将血淋淋的真是展露出来时,阿尔却有点不忍心看了。

 

这是弱者的生存方式。

王耀说的没错。

可该死的,你那种反应!那种毫无波澜的淡然态度!哪有一点点弱者的样子?!

 

阿尔不知道再说什么,匆匆说了句你知道就好就摔了电话,留着电话那头的王耀拿着电话站在桌前。

 

“发生了什么吗,耀?”身后男人温和的问候再次传来。

 

王耀讽刺挑挑嘴角,黑曜石一般乌黑的瞳孔里滑过一丝自嘲,“没什么。”

 

“一个死小孩任性的撒娇罢了。”

 

*

 

就如同事先说好的一样,苏|联的大批作战物资和部队陆续来到中|国,与此同时还展开了大量的物资运送工作……

 

“不出两日,我国最优秀的高级将领都将到中国,安心吧,耀,这场战役,我们必将取得胜利。”

 

那个斯拉夫人软糯却势在必得的声音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王耀看着桌面上新传来的前线消息,面无表情的将文档摔在一边。上面无非都是苏联红军已到达多少多少人,物资送往多少多少,总归一句话——胜利即将属于我们。

 

胜利属于我们……

胜利当然要属于我们!

付出这么大代价,要是还半途掉链子,别说他会一枪崩了那个笑的冰冷的男人,千里之外的美国佬和他那位好哥哥也不会放过他。

 

伊万·布拉金斯基在签署好文件后就立刻离开中|国国土,但意想不到的是在第一批苏联红军到达中国之际,他又来了。穿着那身厚实的军衣站在飞机旁,冷冽的似乎能割伤人皮肤的寒风吹起他脖前柔软的围巾,紫色的双眼微微弯起,笑的无比和善,他说,耀,我来了。

只留着突然被抓来的王耀伫立在风中凌乱。

 

他不想回忆当年谁也是一身风尘仆仆挂着堪比熊猫的黑眼圈,一点礼貌都没有的直接推开门,强装精神的朝他笑的元气满满道,别担心,Wang,Hero来了。

 

无可追回的岁月的再一次重叠浮现在眼前,那时候王耀是真的有些撑不住了,上司差点决定再次迁都。家中里里外外都乱成一团,每一次电报传来的都是让人恼火的消息。这样的无能为力王耀体会过很多次,孤立无援,昔日抱在怀里的弟弟此刻化身恶鬼一般想要取他性命。

 

这时阿尔风风火火的出现给这种肃穆到惨烈的气氛加了少许缓冲,王耀总觉得自己听出了这个大男孩这句话背后的意思。

我来了,所以没事的。

会好起来的。

 

眼前高大的斯拉夫人一步一步的朝他走近,将他红色的围巾解下来看似温柔的围在他脖子上,语气温和道,“很快就会没事的,不要担心。”

 

画面该死的重叠。

围巾上还残留着对方的温度,可王耀却一点也没感到暖意。

看似贴心话语的背后全是虚假,这都是付出极大的代价换来的,他们谁也不欠谁。

 

上回阿尔弗雷德这么说过后转手就把他卖给了苏联,这次的大佬可什么都没做就挖走他辽阔的领土。

两边半斤八两,算上他自己,三只都不是什么好鸟。

 

王耀木着一张脸,他隐约听到他的下属小声议论苏联化身多么温柔多么和善,他懒得纠正这些错误观念只想冷笑。

废话,扒拉了这么大块地给人家,能不和善吗!谁给他块,他保证也是笑的如沐春风般慈祥温和。

 

王耀当即开始解围巾,说的冠冕堂皇,“不用,您自个儿围着吧。”视线从对方包裹到一丝不苟密不透风的军服上扫过,嘴角的笑怎么看怎么凉薄,“我是不怎么怕冷的,倒是您看起来很怕冷的。”

北极熊先生也同样笑的见牙不见眼,语调温和,举动强硬,带着黑皮套的手紧紧覆上王耀的,阻止了他的动作,“别逞强了,明明都冷的发抖了呢。”

 

发抖了?

我怎么自己没感觉到。

 

紫色的眼睛剔透漂亮,可身上的寒意却比过了外面的寒风,“耀,我觉得我们能成为朋友。”

 

王耀极其嘲讽的看他一眼。

看来老外都一副德行,都把被剥削的对象称为朋友。

 

“西伯利亚的寒流是非常寒冷的,莫斯科的冬季一望无际的白雪仿佛终年不会融化,我很羡慕呢,南下温暖的地方。”两人并肩而行,红色的围巾随着风被轻轻吹起,伊万的声音很适合讲故事,柔柔软软的很舒服,“可惜现在来的不是时候。”

 

“一直不说话是还在生协议的气吗。”伊万淡淡道,“这不能怪我,耀,这就是弱小应该付出的代价。”

 

王耀扯扯嘴角,仰起头,“岂敢,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您会再次大驾光临。”

 

“为了战争,也为了你。”伊万的嘴角微微勾起,“我说过,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

 

“围巾送给你吧,耀。”

 

“你穿红色很好看呢。”

 

王耀明白他的意思。

家里内战不断,这次共同抗战。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但只要抗战结束……王耀的目光沉了沉,看向伊万的目光也不再是淡薄的冰冷,最后他还是没摘下那条围巾,而现在它正静静的挂在衣架上,鲜红的颜色与军装相比相当的格格不入。

 

持续的内战,外族的入侵,上司的抉择,他的决意,与之相违背的誓言……

一切都会在战争谢幕后重新开演。

 

*

 

日本已是强弩之末,即使抵抗的再完全,颓态一显便再也收不住。美国战舰以迅猛之势进攻冲绳岛,尽管损失惨重,但成功的作战使他们得到了很大的价值。号称日|本最精锐部队的关|东|军被苏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破,陷入绝境。

 

“这就是号称‘皇军之花’的部队?”收到战报的伊万挑挑眉,脸上尽是无谓的表情,“不过是徒有虚名的军队罢了,现在不过一盘散沙。”

王耀没接话,如今的关东军和昔日的完全不能比,长期的作战耗损了他们大部分的实力,现在的军队全是散兵凑数堆积而成的部队,尽是炮灰。

 

捷报一份份的传来,胜利的曙光近的就在咫尺。

 

“让我帮你把你所失去的夺回来。”

 

伊万说的并不做假,他的确履行着自己的诺言。

 

但造成我失去的那一份里,也包括你呢。

 

恨吗,当然恨,但最恨的是自己。

弱小就活该被践踏,丛林中弱肉强食的法则依旧存在这看似文明的世界。王耀强大的太久,盘踞着世界之巅的宝座太长时间,以至于让他自认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

 

伊万侧头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王耀,指挥部都是他的人,以至于有一瞬间让他产生了这里是他国家的错觉。这个面上从一开始就不显分毫的东方人在指挥室里除了必要的回答外其余的时间都在沉默,唯独在提到日本时眉宇间那股淡淡的杀意使他变得鲜活起来。

曾经这个日初之国是他憧憬的光,幼小的他只能仰望,可现在辉煌已去,沦落到可欺的地步。

 

但也非就这么一蹶不振了。

他那位老冤家打的什么主意他很清楚,无非是想把中|国变成他在亚洲的代理人,从而控制亚洲而限制他的进入。

外蒙古的独立会得到美|国的支持完全是因为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这场战争带来的损失惨重,可收获的也不少。他也借此发展了自己的势力与美|国旗鼓相当,一切都准备就绪。

关于亚洲上占有最广阔土地辽阔资源的国家,他从没想要放弃过。

 

眼前这个东方国度是美|国需要争取的对象,一切也好像尽在对方掌握一样发展着。

但裂痕一旦存在就无法复原,只会有越裂越大的可能。

而王耀家内部的斗争是一直存在的。战后恐怕在抢夺权利上,他家又要不得安宁一阵了。

哪边会赢呢?

 

紫色的瞳孔倒映着王耀的身影……伊万愉快的眯起眼睛,将所有情绪藏于眼底深处。

我们也来比一比吧,阿尔弗雷德。

关于这个人。

这次,又是谁会赢呢……?

 

---TBC---

 

修改了一下,还是让金钱组的关系锋利点来得好……本该就是这样才对,之前阿尔太温和了,让他心情矛盾点……


评论 ( 22 )
热度 ( 562 )

© 茶燃 | Powered by LOFTER